香蕉视频app免次数版下载最新

首頁 ? 學校動態 ? 校園新聞

專訪西外傳奇校長林敏:中國國際化教育的轉型,勢在必行!(圖)

2020-07-22

 

原創 校園風雲錄編輯部 WoW校園風雲錄 

 

新冠疫情肆虐全球,家長們開始思考,如果出國留學不再是最優選擇,是不是意味著以“留學”爲目的的國際學校,也就沒有再讀的必要了?國際化教育是不是也要即將走下神壇,漸漸退出人們的視野?

 

帶著這些疑問,近日WoW校園風雲錄(ID:wowcampus)奔赴西外,和總校長林敏面對面交談了這些話題,近兩小時的采訪,小編獲益良多。現在,就讓我們通過文字,一起來分享林敏校長對當下環境的理解與感悟。

 

西外總校長——林敏

 

 

林敏,国外求学教书二十载。复旦学士、英国利兹大学博士。曾任国外大学的教授博导 、系主任、校长特别助理。十五年前回国创办了一所中西融合十五年一贯制的寄宿制双语学校——上海西外外国语学校并任总校长。

 

 

在疫情發生之前,似乎所有人都對“全球化”持樂觀態度,世界變得越來越趨近于“大同”,唱同樣的歌,吃同樣的飯,穿同樣的衣服,年輕人根本不會有任何隔閡,甚至可能還講同一種語言,英語就變成普遍語言了。

 

但是,一場疫情讓“全球化進程”踩了急刹車,未來之路,撲朔迷離。中美間的競爭,美國對中國的打壓,美國本土人民對華人的誤解和歧視,使得人們對全球化不再這麽樂觀,

 

在林校的判斷下,疫情的不確定性將持續伴隨我們未來3-5年,甚至更長的時間。新冠疫情對世界的影響將是深遠的,未來社會的交往模式也會隨之發生變化。

 

現在美國的疫情形勢很嚴峻,我們要做好長期抗疫的准備。這個會對我們整個國際化教育會産生很大的影響。是否還會有那麽多學生選擇出國留學,特別是低齡的初中生或高中生。

 

很多西方人並不重視防疫,而中國人在這方面小心謹慎,覺得人命大于天,很多家長不願意把孩子送去國外承擔得病的風險,甚至很多已經出國的留學生也想方設法回國躲避,線上教學可能成爲國外的大學,甚至中學未來的趨勢。

 

在這種情況下,離校的遠近變得不那麽重要了,更加靈活的留學方式或將誕生!

 

林校試想了一種可能,將來會在一個學位項目中,有1~2年的時間,學生是在國外學習,而其余時間回到國內學習。這並非沒有根據的臆想,類似的情況今年已有先例:不少紐約大學的留學生,因疫情影響,將在上海紐約大學就讀。

 

在未來,這樣的國際合作模式將越來越多。而留學模式的變化,也倒逼中國的國際化教育不得不加快轉型的步伐。

 

中國的國際化教育

未來將如何轉型?

 

 

提及國內國際化教育的轉型,林校堅定地指出,無論人們願意與否,轉型勢在必行,且迫在眉睫!

 

當下,美國已對中國留學生部分專業設置了限制:與軍事科技、人工智能、材料科學等有關的專業留學都變得非常困難。

 

但需要指出的是,林校認爲不可“矯枉過正”,即使有這些客觀條件的變化,也不代表國際化教育就要被全盤推翻,繼續回到純粹的本土課程。我們應當設法在本土課程和國際化教育之間找到一處“平衡點”。

 

國際化教育不可能不做。

 

中國,正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和壓力,國人更應該做好國際化教育。

 

這是爲什麽呢?林校一語道破其中玄機:因爲在未來的世界,中國一定是一個不可忽視的、具有全球責任感的領導者,中國要在世界上發揮重要作用,必須要有一批真正的國際化人才。

 

中國不可能和世界“脫軌”,回到自給自足、不與世界交流的時代。

 

我們需要了解世界最先進的科學技術、人文發展,否則國家的核心競爭力會越來越弱。

 

无论是学生、家长还是國際教育从业者都必须清楚:國際化教育不能放棄。但是國際化的大環境改變,國內的小環境也會改變。在疫情的大前提下,傳統的國際化教育模式將會遇到挑戰和壓力。

 

面對挑戰和壓力,國際化教育那要怎麽改?林校和WoW校園風雲錄(ID:wowcampus)的小編提到,他自己做了十幾年國際化教育,從辦學第一年就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 

會有這樣的思考,也是因爲和林校的背景有關。

 

我們和現在的年輕人不一樣,我們看到了中國社會在這最近四五十年的變化,知道我們從哪裏來,現在在哪裏,未來要往哪裏去。”

 

林校坦言,他自己就是國際化教育的受益者。但他那時的國際化教育和現在學生感受到的氛圍的是不一樣的。

 

在林校結束高中生涯後,是先在南彙的農場上待了三年,恢複高考後才考上複旦,4年後于1982年出國。

 

 

現在我們看到的國際化教育,第一階段是模仿與引進,比如引进A Level课程、IB课程、AP课程等等,这就好比中国的改革开放一样。

 

第一階段我們走得挺好:中國現在有不少這樣的國際化學校,學生也從中受益,教學模式也確實産生了變化,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最早的外國人學校開始,到最近十多年,國際化學校已經有了很大的發展。

 

第二個階段,是林校以及其他國際化教育領跑者正在探索的:要做中西融合的學校,學習中西方教育優秀的地方。

 

林校指出,在國內的國際化學校裏,學生們應該學好中文,要有中國人的身份認同,也要學習中國教育中紮實的學科基礎和學習習慣培養;不要將中國教育中踏實的部分抛棄,再結合西方教育在創造和探究方面的優勢,個性化教學,對學生鼓勵支持,讓學生找到自己的優點。

 

“這些我們學校已經在做了,而且做得還不錯。”提及以上這幾點時,作爲西外校長的林校很自豪的說,“而接下來,就是在此基礎上要有進一步的發展。”

 

將來中國的學生,需要一種多元化的升學途徑。林校认为现在学生并不是学了國際課程就必须要出国,没有其他路可走,因为现在由于一些客观原因,中国学生未来的出国学习会遇到很大障碍和阻力。

 

中國的國際化教育,应该做成既能留得下來又能走得出去”的模式。林校再一次拿自己做例子說道,“我當年出國時也沒有讀過國際學校,不是也走出去了嗎?那個時候都能國際化,更何況現在的條件?現在我們應該做的事,是思考怎麽在中國課程的框架下融入國際化教育,因爲要能參加高考,必須要有中國課程的框架。”

 

在中國國家課程的框架下,要如何加入西方的優質課程資源?這是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課題。

 

林校提及,在西方的科學課程中,有很多能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,國外的stem是基于項目的教學模式,探究性很強,而科學學科在國內的高中課程中,卻是分科教學的。

 

我們能否在分科考試的基礎上,將這些優質教學模式也融入進來呢?

 

本土課程國際化

雙通道實驗班來了!

 

 

华为的芯片被卡住脖子,中國的國際化教育也会遇到“卡脖子”问题。

 

就好比华为的芯片被断供一样。中國的國際化教育“被断供”怎么办?例如:A Level不能在中國考了,或者以後AP、IB不能再中國考了要怎麽辦?

 

中國的國際化教育,不应该完全依靠国外,核心知识内容可以参考,但教学方法,教育模式要自己来建构。

 

林校提到,目前想做的,是中國的國際化教育的本土化探索。

 

這需要和一批老師一起坐下來,一門課一門課地做研究。以前在西外,國內部和國際部兩個部是分開各做各的,現在這兩個部的老師,同一學科的要在一起備課,思考怎麽在中西融合的中國國際化課程框架下,既能保證高考質量,又不要變成傳統版本的教學。

 

這需要做到以下三點:

 

第一就是教學方法的改變:拿理科做例子,教學內容國內外是大同小異的,但在教學方法上卻有不同,西方的教學更活,和實實在在的生活結合更緊密,而國內更加邏輯化,理性化。

 

此外,師生的教與學之間,課堂的結構和流程能不能有變化?是先教後學還是先學後教?先教後學是中國傳統的做法,先學後教就是培養學生自主探究的能力了,等于是反轉課堂,讓學生來提出問題,學生自己去探討。

 

第二就是中外教學內容的整合:有不同內容的如何互補,有相同內容的怎麽整合?將基本訓練和思維能力培養結合在一起,不要中方的歸中方,西方的歸西方。

 

第三就是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:這不是一個學科的基礎能力,但對學科未來發展很重要,是從高中過渡到大學的基本素養。這點林校覺得可以通過英語教學來實現。

 

英語教學的目的不是爲了考試,不光是把英語當成工具在學,而是要把英語當成批判性思維的載體。國內的英語教學太注重語言上的學習,將精力用在了語法,句子結構上。

 

其實,英語最重要的是培養思維能力,選擇的文本要多元,要有深度的人文、社會、曆史、政治的綜合。現在中國的英語教學,都只是表面的會話,沒有深度。

 

學生們需要的是學術英語,是將邏輯、批判性思維和語言學習緊密結合。

 

現在很多海外留學的初高中生回來後,要重新在國內上學,那他們能進什麽樣的學校呢?

 

傳統的公辦學校肯定進不了,但現有的所謂國際化學校,如果只有一條“留學”的出路,學生也不願意回來。畢竟最終反正都是要在國外讀大學的,即使回來了也只能出去。一旦不想出去,也不能參加高考。

 

所以林校想到的是,如果要做好國際化教育,在這個情境下,一定要給學生和家長提供雙通道。

 

這個雙通道指的是什麽呢?就是上文林校所提及的,要留得下來也能出得去。

 

因此,林校在和高中国内部、高中國際部的几个教学骨干讨论过——想要組建一個雙通道”實驗班

 

 

 

在這個班,就能做到上文提及的既能保證高考質量,又不要變成傳統版本的教學”。

 

 

“雙通道”實驗班的学生们会在高中的第一年,就一门不漏地学好国内高中高一的课程。等级考、语数外这些核心课程也会一一学好。

 

 

這個班的英語教學,不能光停留在語言上,是學術內容和語言的深度整合,是一個大人文綜合課。聚焦學生學術思考力和批判分析力、要廣泛接觸各種英語文本,將視聽、閱讀、寫作、基于學科知識與深層思辨的交流、溝通與表達能力作爲課程目標。這個班的科學課程,會結合西方的科學課,學習科學思想、科學方法的特色。結合stem、steam這些理念,理解科學最本質的東西,提高動手能力、實踐能力、創新能力。

 

 

“雙通道”實驗班的数学课,除了要教中国高中的数学之外,再补充一些A Level、AP的数学课程。如果学有余力,在寒暑假再加一些西方的优质课程,把两块课程真正结合起来。

 

 

要讀這個課程,對學生的要求就會很高,對老師要求一樣也是很高。

 

林校還著重強調了這麽一點,“雙通道”並不是權宜之計,而是一種探討,可能以後就沒有“國內高中”、“國際高中”之分了,只會有一個“高中”。就是既可以高考,也可以出國,既能考藤校也能考北大清華的“高中”。

 

林校想要走的就是这一条道路,把国外教育中好的内容,打碎了融合到国内的国家课程里。所以教法要变,师生关系要变,教学目标也要变,那学生的学习过程也会改变,思考模式最终才会改变。学生才会有真正的國際教育的核心竞争力,才会有真正的国际素养。

 

以前没有國際課程的时候,中国一些从重点中学毕业的优秀学生或者本科生到国外读大学,也读得不错,这说明中國的基礎教育是經得起檢驗的,我們應該對自己的教育有自信。保留住優點,繼續不斷改善提高。

 

雙通道實驗班

招生門檻高不高?

 

 

林校堅信,雙通道模式將會是未來的大趨勢。

 

在雙通道課程模式下,學生保留國內的學籍,可以參加高考;如果要出國,考個托福就能出去,因爲中國的數學、物理、化學國外都是認可的。

 

這樣的學生未來在海外,英語不會差,數理化也不會差,再加上批判性思維能力,比如我們現在有演講課、辯論課、表演課,這些課程都能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。

 

只有學科素養是不夠的,把這些課程和考試科目融合在一起,培養學生的核心素養和能力,這些能力是高于學科素養的。

 

林校提到的这个“雙通道”實驗班,选择学生没有具体的标准,主要要看三条:

 

  • 第一條,是基礎知識,就是中考的幾門課程;
  • 第二條,是學生要有志向,對未來發展有自己的看法,要對自己的發展有思考。西外很喜歡有個性,有想法的孩子;
  • 第三條,是要心地善良,眼光高遠的學生,要合群,有團隊意識,學會分享,能與人共處。

 

通過這三條,學校也會在面試學生多加觀察,校方最喜歡的就是有智商、情商、社會商都好的孩子。

 

同時,林校也建議學生家長也應該多寬容,不要在乎一時的得失,而要看到長遠的競爭力。孩子不一定每樣都好,只要有特色,學校也會接受。

 

讓更多元的學生一起學習,發揚各自的長處,這才是一所好的學校應該做的。

 

 

在采訪的最後,林校提及學校曾經組織學生去參觀酒泉衛星發射基地,西外師生站立在高聳入雲的火箭發射塔下感歎——這裏,見證了曆史的風起雲湧;這裏,見證了中國第一顆衛星、第一艘宇宙飛船的發射升空!

 

回望新中國成立初期,建國不過數辏裰荽蟮貪M目瘡痍,整個社會還處于一窮二白之下,而像原子彈這些需要自主探究研發的高科技,雖然可能有些超前,但最終還是“咬咬牙”去做了,這是老一輩領導人們的“大智慧”。

 

中国人现在最需要的是这种精神,当年“两弹一星”的功臣们大都是留英留美,在建国前后克服千难万阻归国的留学生,所以,中國的國際化教育,要培养的是有“华夏之志”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优秀成员。

 

时至今日,要做“雙通道”實驗班,一样也是非常的困难。对于西外,校园内原本就有国内班、國際課程班。而当下,家长们迫切希望能有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选择,“雙通道”實驗班应运而生。

 

未來之路,勢必艱辛,但林校帶領下的西外人依然會“咬咬牙”做下去,因爲他們堅信這是國際化教育未來的大勢所趨,轉型就要從這一刻開始!

 

 

 

?